chm小说下载

文:


chm小说下载南 宫 雲 面 露 忧 色 , 眼 圈 又 红 了 红 , 道 : “ 昨 日 筱 姐 儿 落 水 , 幸 好 侥 幸 得 救 , 只 是 她 醒 过 来 后 , 却 总 有 点 不 大 对 劲 … … 我 也 请 了 两 位 大 夫 过 来 看 , 都 说 她 只 是 落 水 受 惊 , 好 好 静 养 几 天 就 好 了 ! 可 我 总 放 不 下 心 。 ” 林 氏 客 气 有 礼 地 劝 道 : “ 大 姑 奶 奶 , 别 太 担 心 了 , 筱 姐 儿 肯 定 马 上 会 好 的 。 ” 赵 氏 若 有 所 思 地 朝 南 宫 玥 看 了 过 去 , 开 口 说 道 : “ 大 姑 奶 奶 , 你 如 果 说 别 的 事 情 , 我 们 不 一 定 能 帮 上 忙 , 但 要 是 说 治 病 , 这 里 不 是 现 成 一 位 神 医 吗 ? ” 说 着 , 她 把 手 指 向 了 南 宫 玥 , “ 玥 姐 儿 不 止 是 治 好 了 五 皇 子 的 病 , 最 近 还 在 为 云 城 长 公 主 府 的 流 霜 县 主 医 治 脸 伤 呢 ! ” “ 我 怎 么 就 忘 了 这 件 事 情 ! ” 南 宫 雲 惊 喜 地 把 目 光 转 向 南 宫 玥 , “ 玥 姐 儿 , 你 能 去 帮 我 看 看 筱 姐 儿 吗 ? ” 南 宫 玥 因 为 治 好 了 五 皇 子 的 病 被 封 为 摇 光 县 主 的 事 , 这 王 都 的 世 家 中 又 有 谁 人 不 知 ! 南 宫 玥 心 下 了 然 : 原 来 是 这 样 , 难 怪 大 姑 母 突 然 向 娘 亲 道 歉 , 这 是 怕 自 己 和 娘 亲 还 在 记 恨 哥 哥 的 事 , 不 肯 帮 白 慕 筱 医 治 呢 。 众 目 睽 睽 下 , 南 宫 玥 没 有 拒 绝 的 理 由 , 只 能 应 道 : “ 大 姑 母 何 须 如 此 客 气 ! 我 和 大 姐 姐 本 来 就 是 特 意 来 看 筱 表 妹 的 ! ” “ 好 孩 子 , 玥 姐 儿 果 然 是 好 孩 子 ! ” 南 宫 雲 面 露 感 激 , 亲 热 地 说 道 , “ 如 此 , 姑 母 就 代 筱 姐 儿 谢 过 玥 姐 儿 了 。 ” 说 罢 , 她 高 声 喊 了 一 声 : “ 孙 嬷 嬷 。 ” 一 个 穿 着 葡 萄 红 杭 绸 褙 子 的 嬷 嬷 走 了 进 来 , 恭 敬 地 与 众 人 行 礼 。 这 位 孙 嬷 嬷 也 是 南 宫 雲 从 南 宫 府 陪 嫁 到 白 府 的 , 是 她 的 左 膀 右 臂 。 南 宫 雲 和 颜 悦 色 地 对 南 宫 琤 和 南 宫 玥 道 : “ 琤 姐 儿 , 玥 姐 儿 , 就 由 孙 嬷 嬷 领 着 你 们 去 筱 姐 儿 的 玉 笙 院 吧 。 ” 南 宫 琤 和 南 宫 玥 齐 声 应 诺 , 随 着 孙 嬷 嬷 出 了 南 宫 雲 的 院 子 , 沿 着 右 手 边 的 抄 手 游 廊 往 前 走 , 跟 着 又 穿 过 一 条 游 廊 … … 南 宫 琤 按 捺 许 久 , 终 于 忍 不 住 问 道 : “ 孙 嬷 嬷 , 你 可 知 道 筱 表 妹 落 水 , 究 竟 是 怎 么 一 回 事 啊 ? ” 虽 然 在 南 宫 府 里 时 , 听 胡 嬷 嬷 说 是 被 那 个 要 过 继 的 男 孩 推 下 水 的 , 可 是 具 体 怎 么 情 况 , 胡 嬷 嬷 却 是 含 糊 着 没 提 。 南 宫 玥 心 里 也 有 几 分 好 奇 , 这 男 孩 不 是 刚 被 带 到 白 府 吗 ? 怎 么 才 一 见 面 , 就 把 白 慕 筱 给 推 落 水 了 呢 ? 这 就 算 他 真 的 要 做 坏 事 , 为 何 不 等 到 过 继 以 后 呢 ? 孙 嬷 嬷 闻 言 , 愤 愤 然 地 说 道 : “ 两 位 表 姑 娘 , 说 起 这 个 就 气 人 ! 昨 日 , 族 里 突 然 把 那 孩 子 带 到 我 们 夫 人 面 前 , 说 是 要 过 继 给 姑 爷 , 夫 人 自 然 是 不 愿 意 , 就 同 他 们 争 论 了 起 来 。 那 孩 子 就 被 孤 零 零 地 撇 在 了 一 边 。 我 们 姑 娘 看 他 可 怜 , 就 给 了 他 点 心 吃 , 还 带 他 去 花 园 里 玩 耍 , 到 湖 边 赏 鱼 , 一 开 始 一 切 都 好 好 的 … … 可 是 两 人 突 然 吵 了 起 来 , 最 后 那 孩 子 还 一 把 把 姑 娘 推 到 湖 里 去 了 , 害 得 姑 娘 昏 迷 了 大 半 天 , 好 不 容 易 醒 了 , 却 忘 记 了 很 多 事 ! 姑 娘 这 次 可 是 遭 了 大 难 啊 ! ” 说 着 , 她 眼 角 都 湿 了 , 用 袖 口 擦 了 擦 泪 。 南 宫 玥 挑 了 挑 眉 梢 , 心 里 不 由 想 起 了 去 年 哥 哥 南 宫 昕 落 水 之 事 , 前 世 , 哥 哥 就 是 这 样 丢 掉 了 性 命 , 而 今 生 若 不 是 自 己 重 生 一 回 , 总 算 是 及 时 赶 到 , 哥 哥 又 要 重 蹈 前 世 的 覆 辙 ! 南 宫 玥 的 双 手 在 袖 中 紧 紧 握 成 了 拳 头 , 心 道 : 白 慕 筱 这 次 落 水 , 只 是 昏 迷 , 忘 记 了 些 事 , 还 真 是 便 宜 她 了 ! 南 宫 琤 倒 是 面 露 同 情 , 叹 道 : “ 筱 表 妹 真 是 受 罪 了 , 还 好 人 没 事 , 也 算 是 上 天 护 佑 了 。 ” 话 语 间 , 白 慕 筱 的 玉 笙 院 便 出 现 在 了 前 方 。 一 进 院 门 , 就 有 着 绿 色 长 比 甲 的 丫 鬟 迎 了 上 来 , 这 丫 鬟 南 宫 琤 和 南 宫 玥 倒 也 都 认 得 , 是 白 慕 筱 的 大 丫 鬟 碧 痕 。 她 向 两 人 见 了 礼 后 说 道 : “ 姑 娘 现 正 在 屋 子 里 , 奴 婢 这 就 带 两 位 去 。 ” 碧 痕 一 路 迎 着 南 宫 琤 和 南 宫 玥 进 了 内 室 。 因 着 还 在 守 孝 , 室 内 是 一 片 素 净 , 那 些 稍 微 花 哨 的 装 饰 都 被 撤 下 了 , 陈 设 看 着 简 单 , 但 东 西 却 是 一 应 俱 全 , 细 细 一 看 , 便 会 发 现 不 少 好 东 西 。 床 榻 上 , 一 个 长 相 秀 丽 、 面 色 苍 白 的 小 姑 娘 正 靠 在 一 个 青 缎 靠 背 引 枕 上 , 睁 着 一 双 黑 漆 漆 的 大 眼 睛 好 奇 地 看 着 她 们 , 表 情 有 些 迷 茫 。 “ 筱 表 妹 … … ” 南 宫 琤 小 心 翼 翼 地 说 道 。 碧 痕 忙 俯 身 对 着 白 慕 筱 解 释 道 : “ 姑 娘 , 这 是 南 宫 府 的 大 姑 娘 和 三 姑 娘 , 今 日 是 特 意 来 看 姑 娘 的 。 往 日 里 , 您 都 称 呼 她 们 为 琤 表 姐 和 玥 表 姐 。 ” 顿 了 顿 后 , 又 补 充 道 , “ 玥 表 姑 娘 前 些 日 子 被 陛 下 封 为 了 摇 光 县 主 。 ” “ 见 过 两 位 表 姐 。 ” 白 慕 筱 随 意 地 说 道 , 目 光 却 是 不 由 自 主 地 看 向 了 南 宫 玥 , 好 像 对 她 这 个 县 主 充 满 了 好 奇 和 打 量 。 南 宫 琤 和 南 宫 玥 不 由 面 面 相 觑 , 看 来 白 素 筱 还 真 的 是 忘 记 了 不 少 事 , 既 然 连 她 们 都 不 认 得 了 。 不 止 如 此 , 连 她 的 礼 仪 都 很 是 粗 鄙 … … 白 慕 筱 赧 然 地 笑 了 笑 , 轻 声 道 : “ 琤 表 姐 , 玥 表 姐 , 你 们 别 见 怪 。 我 落 了 水 后 , 醒 来 就 发 现 自 己 忘 了 很 多 事 情 , 也 不 记 得 你 们 是 谁 了 , 还 请 见 谅 ! ” 说 到 这 里 , 她 越 发 的 不 好 意 思 了 , 俏 脸 微 红 , 倒 是 为 她 原 本 苍 白 的 面 色 , 添 了 几 分 艳 色 。 “ 筱 表 妹 , ” 南 宫 琤 关 切 地 问 , “ 你 如 今 觉 得 如 何 ? 身 体 可 还 有 什 么 不 舒 服 的 地 方 ? ” 南 宫 玥 也 在 一 旁 道 : “ 是 啊 , 筱 表 妹 , 要 是 有 哪 里 不 舒 服 的 , 可 不 要 讳 疾 忌 医 , 尽 管 和 我 说 。 刚 刚 我 可 答 应 了 大 姑 母 要 为 你 诊 脉 的 。 ” “ 是 啊 ! ” 想 到 白 慕 筱 如 今 失 忆 , 南 宫 琤 便 解 释 道 , “ 筱 表 妹 , 你 恐 怕 是 不 记 得 了 , 你 玥 表 姐 的 医 术 是 极 好 的 , 不 如 让 她 帮 你 看 看 吧 ! ” 第 4 3 3 章 是 非 ( 1 )南 宫 玥 微 微 颌 首 , 说 道 : “ 那 走 吧 。 ” 鹿 儿 一 路 领 着 她 到 了 荣 安 堂 , 见 她 到 了 , 门 口 小 丫 鬟 屈 膝 唤 了 一 声 “ 三 姑 娘 ” 后 , 掀 起 了 门 帘 。 荣 安 堂 里 , 此 时 , 府 里 的 夫 人 少 爷 姑 娘 们 都 在 , 甚 至 就 连 柳 氏 兄 妹 也 来 了 , 这 柳 氏 兄 妹 似 乎 只 比 她 早 到 一 步 , 南 宫 玥 踏 进 门 的 时 候 , 他 们 刚 向 苏 氏 见 过 礼 。 待 南 宫 玥 向 长 辈 们 问 过 安 , 赵 氏 便 笑 眯 眯 地 介 绍 道 : “ 昂 哥 儿 , 这 是 我 们 府 上 的 三 姑 娘 , 摇 光 县 主 。 ” 接 着 又 为 南 宫 玥 介 绍 道 , “ 这 是 你 赵 家 表 哥 。 ” 说 罢 , 一 位 十 七 八 岁 长 相 斯 文 、 着 天 青 色 袍 衫 的 年 轻 人 对 着 南 宫 玥 作 揖 行 礼 道 : “ 子 昂 见 过 县 主 。 ” 南 宫 玥 知 道 这 就 是 赵 子 昂 了 , 微 微 颔 首 道 : “ 表 哥 不 必 多 礼 。 ” 说 罢 , 转 身 走 到 了 南 宫 昕 的 身 边 落 座 。 赵 氏 笑 盈 盈 地 继 续 道 : “ 我 这 个 侄 儿 也 是 来 参 加 春 闱 的 , 正 好 和 柳 公 子 做 个 伴 。 ” 说 着 , 她 又 指 着 柳 青 云 道 , “ 昂 哥 儿 , 来 , 这 一 位 便 是 柳 公 子 了 , 你 们 年 岁 相 当 , 又 都 是 读 书 人 , 应 该 聊 得 来 。 ” 最 后 又 指 着 柳 青 清 道 , “ 这 位 是 柳 公 子 的 妹 妹 , 柳 姑 娘 。 ” 赵 子 昂 连 忙 又 对 着 柳 青 云 兄 妹 作 揖 道 : “ 见 过 柳 公 子 , 柳 姑 娘 。 ” 柳 家 兄 妹 也 连 忙 回 礼 。 南 宫 玥 微 微 皱 眉 , 心 里 不 免 觉 得 有 些 奇 怪 : 这 赵 子 昂 说 起 来 勉 强 也 算 自 己 的 表 兄 , 自 己 与 他 认 亲 见 礼 也 罢 了 。 大 伯 母 却 还 特 意 叫 了 柳 姑 娘 来 , 似 有 些 不 和 规 矩 。 大 伯 母 应 该 不 是 如 此 不 知 轻 重 之 人 … … “ 母 亲 , ” 赵 氏 转 而 征 询 苏 氏 的 意 见 , “ 我 想 把 昂 哥 儿 安 排 在 静 水 阁 , 您 觉 得 如 何 ? ” 静 水 阁 是 前 院 的 一 个 院 子 , 就 在 柳 青 云 的 住 处 照 影 阁 的 隔 壁 , 两 个 院 子 都 不 大 , 都 不 过 只 有 两 进 而 已 , 但 胜 在 安 静 , 适 合 他 们 读 书 备 考 。 赵 氏 是 这 府 中 的 当 家 主 母 , 这 点 主 当 然 是 做 得 的 , 问 苏 氏 也 就 是 表 现 一 下 她 的 敬 重 罢 了 。 苏 氏 当 然 没 有 意 见 , 慈 眉 善 目 地 应 道 : “ 老 大 媳 妇 , 这 事 你 做 主 就 好 。 ” 赵 氏 马 上 命 人 去 收 拾 静 水 阁 。 “ 天 色 不 早 了 , ” 苏 氏 笑 容 满 面 地 说 道 : “ 今 日 大 家 便 都 在 荣 安 堂 用 膳 吧 。 ” 赵 氏 极 有 眼 色 地 接 口 道 : “ 母 亲 , 看 时 辰 , 老 爷 和 二 叔 他 们 应 该 也 回 来 了 , 媳 妇 这 就 着 人 去 通 知 他 们 过 来 用 膳 。 ” 待 华 灯 初 上 , 各 房 人 终 于 齐 了 。 虽 是 家 宴 , 但 暖 阁 里 还 是 摆 放 了 两 桌 , 男 女 分 桌 而 食 , 中 间 以 一 扇 屏 风 隔 开 。 待 用 完 膳 后 , 大 家 散 了 席 , 各 归 各 院 去 了 。 柳 青 云 正 欲 告 退 , 却 被 南 宫 秦 叫 住 了 : “ 云 哥 儿 , 跟 我 去 书 房 , 我 已 经 很 久 没 有 考 较 你 的 功 课 了 。 ” 柳 青 云 本 来 还 打 算 与 妹 妹 说 几 句 体 己 话 , 目 光 不 由 朝 妹 妹 看 去 。 柳 青 清 忙 道 : “ 哥 哥 , 你 快 随 大 伯 父 去 吧 。 我 自 己 回 去 就 好 。 ” 赵 氏 目 光 闪 烁 地 看 了 看 柳 氏 兄 妹 , 很 快 就 把 注 意 力 投 诸 到 侄 子 身 上 , 吩 咐 人 带 他 去 静 水 阁 。 南 宫 秦 把 柳 青 云 带 到 外 书 房 后 , 细 细 地 考 较 了 一 番 柳 青 云 的 功 课 , 以 让 他 以 “ 安 国 全 军 之 道 ” 为 题 做 一 份 策 论 。 “ … … 故 明 君 慎 之 , 良 将 警 之 , 此 安 国 全 军 之 道 也 。 ” 第 4 4 4 章 龙 阳 ( 4 )南 宫 玥 回 房 换 了 件 衣 裳 , 便 带 着 意 梅 和 鹊 儿 去 了 浅 云 院 , 她 一 边 走 , 一 边 听 鹊 儿 回 禀 自 己 不 在 府 里 时 所 发 生 的 事 , 一 般 都 是 些 鸡 毛 蒜 皮 的 小 事 , 可 是 今 日 , 却 听 鹊 儿 说 道 : “ 三 姑 娘 , 大 姑 奶 奶 身 边 的 胡 嬷 嬷 来 了 , 现 在 正 在 荣 安 堂 。 才 刚 来 不 到 一 柱 香 的 时 间 。 还 不 知 道 是 为 了 什 么 , 就 是 听 门 房 说 , 胡 嬷 嬷 好 像 是 气 冲 冲 地 来 找 老 夫 人 告 状 的 ! ” 告 状 ? 南 宫 玥 心 想 : 自 己 这 姑 姑 不 是 正 在 守 孝 吗 ? 有 什 么 事 , 需 要 贴 身 嬷 嬷 回 娘 家 告 状 ? 她 微 微 颌 首 表 示 知 道 , 没 再 多 问 , 反 正 若 真 有 什 么 大 事 , 总 会 知 道 的 。 一 进 浅 云 院 的 院 门 , 南 宫 玥 就 看 到 林 氏 正 带 着 玲 珑 准 备 出 门 。 见 到 女 儿 , 林 氏 满 脸 笑 容 地 说 道 : “ 玥 姐 儿 , 你 回 来 了 ! 你 祖 母 正 叫 我 过 去 。 你 先 回 房 歇 歇 吧 。 ” 这 个 时 候 把 娘 亲 叫 去 , 为 得 莫 非 是 胡 嬷 嬷 来 告 状 之 事 ? 就 么 想 着 , 南 宫 玥 若 无 其 事 地 微 笑 道 : “ 娘 亲 , 不 如 我 与 你 一 起 去 吧 。 也 好 给 祖 母 请 安 。 ” 林 氏 自 然 同 意 了 , 母 女 俩 一 同 去 了 荣 安 堂 。 刚 到 东 次 间 , 便 听 到 里 面 传 来 赵 氏 气 愤 的 声 音 : “ 母 亲 , 这 白 家 的 确 欺 人 太 甚 ! ” 赵 氏 虽 然 和 南 宫 雲 、 白 慕 筱 关 系 平 平 , 但 南 宫 雲 再 怎 么 说 也 是 南 宫 家 的 嫡 长 女 , 南 宫 秦 的 嫡 妹 , 若 是 南 宫 家 不 替 她 出 头 , 那 岂 不 是 显 得 南 宫 家 太 无 能 , 无 力 为 出 嫁 女 撑 腰 ! 再 说 , 这 白 家 的 做 法 也 令 人 心 寒 , 摆 明 了 就 是 在 挑 衅 南 宫 家 , 这 一 次 , 南 宫 家 若 是 闷 不 坑 声 , 将 来 南 宫 家 的 出 嫁 女 岂 不 是 全 被 人 给 看 轻 了 ! 就 算 是 为 了 女 儿 南 宫 琤 , 这 次 她 们 也 必 须 为 南 宫 雲 争 上 一 争 。 黄 氏 也 义 愤 填 膺 地 连 声 附 合 着 。 听 着 里 面 的 动 静 , 林 氏 犹 豫 了 一 下 该 不 该 让 南 宫 玥 先 回 去 , 就 见 南 宫 玥 已 示 意 丫 鬟 挑 起 帘 子 。 东 次 间 内 , 林 氏 的 几 个 妯 娌 都 到 齐 了 , 不 等 苏 氏 和 赵 氏 开 口 , 黄 氏 迫 不 及 待 地 把 胡 嬷 嬷 的 话 学 了 一 遍 , 怒 不 可 遏 地 寻 求 认 同 : “ 二 嫂 , 你 说 这 白 家 是 不 是 太 过 分 了 ! ” 虽 说 因 着 白 慕 筱 推 南 宫 昕 落 水 一 事 , 林 氏 对 南 宫 雲 母 女 很 是 不 喜 , 但 此 事 确 实 是 白 家 做 得 不 对 , 无 关 好 恶 , 因 此 , 便 点 了 点 头 说 道 : “ 确 实 如 此 。 ” 最 忍 不 下 这 口 气 的 , 当 是 苏 氏 , 南 宫 雲 是 她 唯 一 的 女 儿 , 从 小 捧 在 手 心 , 如 珠 如 宝 养 大 的 , 而 现 在 , 却 被 白 家 作 贱 至 此 ! 苏 氏 的 眸 中 闪 过 一 道 寒 光 , 冷 冷 地 道 : “ 这 是 当 我 们 南 宫 家 无 人 了 吗 ? 既 然 如 此 作 践 我 的 女 儿 , 还 有 外 孙 女 ! ” 说 罢 , 她 转 头 对 赵 氏 道 , “ 老 大 媳 妇 , 你 带 着 你 三 个 弟 妹 亲 自 去 趟 白 府 , 问 问 他 们 , 这 门 姻 亲 还 想 不 想 要 了 ! ” 赵 氏 忙 欠 了 欠 身 应 道 : “ 是 , 母 亲 ! ” 而 林 氏 却 是 心 下 一 惊 , 这 白 府 的 做 法 确 实 不 对 , 可 应 该 还 没 到 和 对 方 撕 破 脸 的 地 步 吧 ? 她 们 完 全 可 以 采 取 更 委 婉 的 做 法 … … 可 是 苏 氏 既 然 已 经 开 了 口 , 赵 氏 也 没 有 反 对 , 林 氏 自 然 不 好 说 什 么 , 和 黄 氏 、 顾 氏 一 起 欠 了 欠 身 , 异 口 同 声 地 应 道 : “ 是 , 母 亲 ! ” “ 你 们 赶 紧 去 吧 … … ” 苏 氏 说 着 , 目 光 落 在 了 南 宫 玥 的 身 上 , 好 像 想 到 了 什 么 , 又 道 , “ 出 了 这 么 大 的 事 , 筱 姐 儿 又 落 了 水 , 心 里 必 定 难 过 得 很 。 老 大 媳 妇 你 带 上 琤 姐 儿 , 还 有 玥 姐 儿 , 也 一 起 跟 着 去 吧 。 也 好 好 安 慰 安 慰 筱 姐 儿 , 劝 她 别 太 难 过 。 ” 第 4 3 1 章 过 继 ( 6 )

柳 青 云 恭 敬 地 说 道 : “ 多 谢 伯 父 成 全 ! ” “ 你 早 点 回 去 休 息 吧 。 ” 南 宫 秦 叮 嘱 道 , “ 虽 然 春 闱 在 即 , 但 还 需 要 劳 逸 结 合 才 行 , 切 不 可 过 于 疲 惫 。 ” “ 是 。 ” 柳 青 云 深 深 地 作 揖 道 , “ 侄 儿 先 告 退 了 。 ” 南 宫 秦 满 意 地 看 着 他 走 出 书 院 , 又 考 虑 了 一 会 儿 后 , 起 身 去 了 赵 氏 的 锦 华 院 。 赵 氏 本 以 为 他 今 日 会 歇 在 外 院 , 见 他 过 来 , 忙 满 面 春 风 上 前 相 迎 , 又 忙 不 迭 地 让 丫 鬟 端 来 了 茶 和 点 心 。 南 宫 秦 落 座 后 , 抿 了 口 茶 , 问 道 : “ 夫 人 , 已 经 这 么 久 了 , 晟 哥 儿 的 婚 事 , 你 准 备 得 如 何 了 ? ” 赵 氏 嘴 角 的 笑 容 一 瞬 间 就 僵 住 了 , 脸 上 僵 硬 得 仿 佛 一 张 布 满 裂 痕 的 面 具 。 她 从 心 里 瞧 不 起 柳 青 清 , 压 根 儿 没 有 打 算 让 自 己 的 儿 子 娶 她 , 又 怎 么 会 去 着 手 准 备 婚 事 呢 ? 她 定 了 定 神 , 想 着 先 应 付 过 去 再 说 , 便 含 糊 地 说 道 : “ 老 爷 , 正 准 备 着 呢 , 这 婚 事 , 一 下 子 哪 能 这 么 快 就 准 备 好 … … 晟 哥 儿 可 是 我 们 的 嫡 长 子 , 每 一 样 东 西 都 要 精 心 准 备 才 行 。 ” 南 宫 秦 与 她 夫 妻 这 么 多 年 , 岂 能 看 不 出 赵 氏 的 敷 衍 , 他 一 张 脸 瞬 间 阴 沉 下 来 , 冷 冷 地 质 问 道 : “ 夫 人 , 那 到 底 准 备 得 如 何 了 ? 日 子 可 否 选 好 ? 聘 礼 的 单 子 拟 好 了 没 ? ” 赵 氏 心 知 南 宫 秦 是 动 真 火 了 , 心 中 暗 道 不 妙 , 却 也 不 敢 出 言 欺 瞒 , 她 只 好 小 声 的 说 道 : “ 最 近 府 里 太 忙 , 事 情 太 多 , 我 还 没 来 得 及 开 始 准 备 ! ” “ 府 中 还 有 什 么 事 情 能 大 过 晟 哥 儿 的 婚 事 ? ” 南 宫 秦 不 怒 反 笑 , “ 夫 人 , 你 如 果 没 有 时 间 筹 办 婚 事 , 不 如 让 二 弟 妹 来 筹 备 晟 哥 儿 的 婚 事 如 何 ? 这 样 , 你 便 有 功 夫 好 好 忙 府 里 的 事 了 ! ” 说 完 , 南 宫 秦 不 客 气 地 欲 拂 袖 离 去 。 “ 老 爷 ! ” 赵 氏 大 惊 失 色 , 连 忙 拦 住 南 宫 秦 。 若 南 宫 秦 真 的 让 林 氏 去 筹 备 晟 哥 儿 的 婚 事 , 那 自 己 恐 怕 在 整 个 王 都 也 抬 不 起 头 来 了 ! 事 到 如 今 , 赵 氏 只 能 咬 牙 把 心 中 的 秘 密 吐 露 出 来 : “ 老 爷 , 你 且 听 我 说 。 前 不 久 , 我 遇 到 了 平 阳 侯 夫 人 , 她 来 向 我 打 听 晟 哥 儿 的 情 况 , 依 她 的 意 思 是 瞧 上 我 们 家 晟 哥 儿 了 , 这 明 月 郡 主 可 是 … … ” “ 那 又 如 何 ? ” 南 宫 秦 眉 眼 冷 厉 地 打 断 了 赵 氏 , 眼 神 中 透 出 几 分 不 满 , “ 平 阳 侯 又 如 何 ? 明 月 郡 主 又 如 何 ? 晟 哥 儿 已 经 有 了 婚 约 , 难 不 成 你 还 想 一 家 儿 郎 两 家 许 ? 这 说 出 去 , 王 都 里 的 人 都 会 笑 掉 大 牙 ! ” 南 宫 秦 对 赵 氏 还 从 未 如 此 失 望 过 , 曾 经 贤 惠 持 家 的 赵 氏 怎 么 会 变 得 如 此 势 力 ? 南 宫 秦 哪 里 知 道 , 自 王 朝 新 旧 交 替 后 , 为 了 避 祸 , 南 宫 家 十 几 年 来 只 能 待 在 老 家 , 赵 氏 一 开 始 还 担 心 着 会 抄 家 , 后 来 又 逢 守 孝 , 她 除 了 打 理 家 事 外 , 根 本 无 遐 顾 及 其 他 , 可 是 等 再 回 王 都 后 , 王 都 的 繁 华 和 富 贵 迷 了 她 的 眼 睛 … … “ 老 爷 , 你 怎 么 就 这 么 不 通 事 理 呢 ? ” 赵 氏 急 得 直 跺 脚 , 几 乎 顾 不 上 说 话 的 语 气 了 , “ 那 柳 家 能 和 平 阳 侯 府 相 比 吗 ? 柳 青 清 和 明 月 郡 主 能 相 提 并 论 吗 ? 柳 青 清 不 过 一 介 孤 女 , 帮 不 上 晟 哥 儿 , 反 而 会 拖 累 他 ! 而 明 月 郡 主 又 不 同 了 , 她 地 位 高 贵 , 身 家 殷 实 , 等 将 来 晟 哥 儿 在 朝 为 官 , 能 为 他 提 供 多 少 助 力 ? 老 爷 , 你 怎 么 就 想 不 通 呢 ? ” 第 4 4 6 章 龙 阳 ( 6 )chm小说下载

chm小说下载更 令 他 没 想 到 的 是 南 宫 昕 的 骑 术 如 此 之 好 , 让 他 惊 讶 之 余 , 又 松 了 口 气 。 不 怕 人 笨 , 就 怕 人 一 无 是 处 , 既 然 南 宫 昕 善 骑 , 自 己 就 能 担 保 令 他 宾 至 如 归 ! 南 宫 昕 对 此 自 然 是 一 无 所 知 。 “ 好 啊 。 ” 南 宫 昕 点 了 点 头 , “ 那 我 就 称 呼 你 … … ” 他 突 然 想 起 出 门 前 南 宫 玥 曾 细 细 地 跟 他 讲 过 云 城 长 公 主 府 的 事 , 这 原 令 柏 是 排 行 老 二 。 “ 原 二 哥 ? ” 说 着 , 他 还 不 确 定 地 朝 南 宫 玥 看 了 一 眼 , 见 妹 妹 肯 定 地 对 自 己 点 了 点 头 , 总 算 放 下 心 来 。 还 好 , 自 己 没 记 错 。 “ 阿 昕 , 跟 她 们 这 群 姑 娘 在 一 起 多 没 劲 , 我 们 还 是 去 骑 马 的 。 ” 原 令 柏 兴 致 勃 勃 地 说 , “ 我 们 再 来 跑 一 圈 看 , 看 看 谁 跑 得 快 , 赢 的 人 … … ” 他 眉 头 微 蹙 , 想 着 不 知 道 以 何 作 为 彩 头 好 , 这 彩 头 太 小 没 意 思 , 这 彩 头 太 大 , 又 怕 南 宫 昕 承 担 不 起 。 他 的 目 光 最 后 落 在 不 远 处 趴 在 地 上 的 大 黑 和 小 白 身 上 。 这 一 狗 一 猫 淡 定 极 了 , 懒 洋 洋 地 打 着 哈 欠 , 小 白 还 慢 悠 悠 地 舔 着 自 己 的 前 爪 。 原 令 柏 眼 睛 一 亮 , 指 着 大 黑 说 道 : “ 如 果 你 输 了 , 就 把 你 这 猎 犬 送 给 我 。 如 果 我 输 了 , 就 给 你 这 条 猎 犬 找 条 名 犬 做 夫 人 如 何 ? ” 他 沾 沾 自 喜 地 觉 得 自 己 这 个 主 意 真 是 太 妙 了 。 却 没 想 , 南 宫 昕 毫 不 迟 疑 地 否 决 了 : “ 不 行 ! ” 顿 了 顿 后 , 他 补 充 道 , “ 大 黑 是 我 的 狗 , 不 能 送 人 的 ! ” 原 令 柏 完 全 没 想 到 他 是 这 个 反 应 , 一 时 不 知 如 何 回 应 , 气 氛 微 微 有 些 尴 尬 。 “ 我 看 不 如 这 样 ? ” 萧 奕 笑 眯 眯 地 提 议 道 , “ 若 是 小 柏 输 了 , 就 送 大 黑 一 个 狗 夫 人 ; 若 是 阿 昕 输 了 , 那 等 大 黑 有 了 狗 宝 宝 , 就 送 一 条 给 小 柏 如 何 ? ” 他 直 接 就 对 南 宫 昕 喊 起 阿 昕 来 , 口 气 亲 热 极 了 , 好 像 已 经 认 识 了 很 久 似 的 , 也 引 来 陈 渠 英 一 个 怪 异 的 眼 神 。 南 宫 昕 终 于 笑 了 , 点 了 点 头 , “ 好 啊 ! ” 原 令 柏 总 算 松 了 口 气 , 心 道 : 幸 好 没 功 亏 一 篑 。 再 一 想 , 又 觉 得 这 赌 约 似 乎 有 哪 里 不 对 劲 。 萧 奕 没 容 他 多 想 , 又 道 : “ 也 算 我 一 个 吧 。 要 是 我 输 的 话 , 就 送 阿 昕 一 匹 名 驹 如 何 ? ” 他 刚 刚 已 经 看 了 南 宫 昕 和 原 令 柏 的 骑 术 , 心 里 大 概 有 九 成 把 握 原 令 柏 会 输 , 至 于 自 己 , 给 臭 丫 头 的 哥 哥 放 一 次 水 便 是 。 兄 长 大 人 高 兴 了 , 臭 丫 头 应 该 也 会 高 兴 吧 。 南 宫 昕 却 是 一 时 没 应 , 歪 着 脑 袋 看 着 萧 奕 , 黑 白 分 明 的 眼 睛 眨 了 眨 , 突 然 说 道 : “ 我 以 前 见 过 你 吗 ? 你 的 声 音 听 起 来 好 耳 熟 … … ” 说 着 , 他 皱 起 了 秀 气 的 脸 庞 。 萧 奕 顿 时 眼 睛 一 亮 , 想 起 了 自 己 当 初 为 了 给 南 宫 昕 治 病 , 和 南 宫 玥 一 起 扮 鬼 吓 他 的 事 , 没 想 到 事 隔 一 年 多 , 南 宫 昕 居 然 还 记 得 此 事 。 是 谁 说 他 大 舅 子 傻 的 ? 分 明 是 聪 明 得 不 得 了 好 不 好 ! “ 阿 昕 , 这 定 是 因 为 我 们 前 世 有 缘 ! ” 萧 奕 毫 不 心 虚 地 打 蛇 随 棍 上 , 亲 切 殷 勤 地 说 道 , “ 以 后 你 就 叫 我 阿 奕 好 了 。 ” 他 心 里 打 着 小 算 盘 , 虽 然 他 比 南 宫 昕 大 了 一 岁 , 但 以 后 到 底 谁 叫 谁 大 哥 还 不 好 说 呢 。 “ 好 啊 , 阿 奕 。 ” 南 宫 昕 一 脸 天 真 地 点 了 点 头 。 萧 奕 的 态 度 实 在 是 太 过 亲 切 , 惊 得 一 旁 田 连 赫 差 点 眼 珠 都 掉 下 来 , 他 看 看 萧 奕 , 又 看 看 原 令 柏 , 总 觉 着 今 日 这 两 个 人 都 有 些 怪 怪 的 , 不 知 道 是 不 是 吃 错 了 药 ? 不 过 他 很 有 眼 色 的 想 着 : 既 然 连 萧 奕 大 哥 对 南 宫 昕 都 这 么 亲 切 , 那 自 己 的 态 度 应 该 要 更 加 体 贴 周 到 才 行 … … 第 4 6 1 章 救 美 ( 4 )“ 诊 脉 ? ” 白 慕 筱 面 露 好 奇 , 有 点 不 相 信 地 打 量 着 南 宫 玥 , 脱 口 而 出 道 , “ 你 真 的 会 诊 脉 ? 这 怎 么 可 能 , 你 看 起 来 顶 多 十 岁 出 头 吧 ? ” 她 这 话 说 得 近 乎 是 有 些 无 礼 了 , 南 宫 琤 和 南 宫 玥 都 是 微 微 皱 眉 , 但 想 到 她 毕 竟 是 刚 刚 落 水 , 记 忆 又 处 于 混 乱 , 也 都 没 与 她 计 较 。 “ 姑 娘 , ” 碧 落 满 头 大 汗 地 急 忙 打 圆 场 , “ 玥 表 姑 娘 医 术 可 厉 害 了 , 听 说 五 皇 子 殿 下 重 病 之 时 , 众 太 医 束 手 无 策 , 就 是 玥 表 姑 娘 治 好 了 五 皇 子 殿 下 的 病 。 ” “ 你 治 好 了 五 皇 子 ? ” 白 慕 筱 更 惊 讶 了 , 又 稀 罕 地 打 量 了 南 宫 玥 一 番 。 “ 是 啊 。 ” 南 宫 琤 点 头 又 道 , “ 你 玥 表 姐 可 厉 害 了 , 让 她 为 你 看 看 , 姑 母 自 然 也 就 放 心 了 。 ” 白 慕 筱 无 所 谓 地 说 道 : “ 两 位 表 姐 , 其 实 我 已 经 看 过 好 几 位 大 夫 了 , 他 们 都 说 没 事 。 你 们 看 我 , 好 好 的 , 我 看 就 不 必 麻 烦 玥 表 姐 了 。 ” 南 宫 玥 淡 淡 地 说 道 : “ 筱 表 妹 , 既 然 姑 母 要 我 为 你 看 看 , 那 怎 么 也 要 诊 个 脉 才 是 , 不 然 不 好 向 姑 母 交 待 。 ” “ 那 好 吧 。 ” 白 慕 筱 伸 出 了 手 , 饶 有 兴 致 地 说 道 : “ 那 就 麻 烦 玥 表 姐 了 。 ” 碧 痕 搬 来 一 把 杌 子 , 南 宫 玥 坐 下 后 , 伸 手 搭 在 白 慕 筱 的 皓 腕 上 , 细 细 地 为 她 诊 了 脉 … … 一 时 间 , 房 间 内 悄 无 声 息 。 良 久 , 南 宫 玥 才 抬 起 头 道 : “ 筱 表 妹 没 什 么 大 碍 , 只 不 过 有 些 气 虚 体 弱 , 调 养 一 阵 子 就 好 了 。 ” 南 宫 玥 这 话 一 说 , 房 中 众 人 都 松 了 一 口 气 , 白 慕 筱 更 是 笑 着 说 道 : “ 我 就 说 我 没 事 吧 。 ” 南 宫 玥 看 似 随 意 地 瞥 了 白 慕 筱 一 眼 , 说 道 : “ 至 于 这 记 忆 … … ” 白 慕 筱 眨 眨 眼 睛 , 似 乎 对 于 自 己 能 不 能 想 得 起 来 并 不 在 意 , 问 道 : “ 如 何 ? ” 南 宫 玥 缓 缓 道 : “ 外 祖 父 曾 经 说 过 , 人 的 大 脑 复 杂 得 很 , 筱 表 妹 的 记 忆 有 可 能 明 日 就 会 恢 复 , 也 有 可 能 这 一 辈 子 都 不 会 恢 复 。 ” 白 慕 筱 并 没 有 失 望 , 而 是 摆 摆 手 说 道 : “ 没 关 系 , 就 算 想 不 起 来 , 我 再 重 新 慢 慢 学 起 来 就 好 。 ” “ 阿 弥 陀 佛 , 菩 萨 保 佑 。 ” 孙 嬷 嬷 双 手 合 什 道 , “ 姑 娘 这 次 大 难 一 过 , 必 定 否 极 泰 来 。 等 姑 娘 好 了 , 奴 婢 就 去 寺 院 上 柱 香 … … ” 孙 嬷 嬷 碟 碟 不 休 地 说 着 , 白 慕 筱 却 始 终 一 副 不 以 为 然 的 样 子 。 南 宫 玥 一 直 在 暗 暗 地 观 察 白 慕 筱 , 前 世 的 这 个 时 候 , 她 为 母 守 孝 , 一 直 待 在 府 里 , 整 整 一 年 没 有 踏 出 半 步 , 之 后 更 是 避 居 外 祖 家 , 等 她 再 回 到 南 宫 府 的 时 候 , 姑 母 已 经 带 着 白 慕 筱 大 归 了 。 因 而 , 她 前 世 对 于 白 家 的 过 继 之 事 并 不 知 情 , 只 是 , 还 记 得 当 时 再 见 白 慕 筱 时 , 总 觉 得 她 与 从 前 有 些 不 同 , 可 又 说 不 上 来 , 渐 渐 也 就 淡 忘 了 。 现 在 想 来 , 或 许 是 因 为 她 曾 经 失 忆 的 关 系 ? “ 孙 嬷 嬷 … … ” 白 慕 筱 打 断 了 孙 嬷 嬷 , “ 既 然 玥 表 姐 说 我 没 事 , 就 麻 烦 嬷 嬷 向 我 娘 禀 报 一 声 吧 。 ” 孙 嬷 嬷 向 白 慕 筱 连 连 点 头 道 : “ 姑 娘 说 的 是 , 老 奴 这 就 向 夫 人 禀 报 去 。 ” 说 罢 , 她 急 匆 匆 地 退 了 出 去 。 待 孙 嬷 嬷 走 后 , 白 慕 筱 笑 眯 眯 地 说 着 : “ 琤 表 姐 , 玥 表 姐 , 你 们 陪 我 说 说 话 吧 … … 能 和 我 说 说 南 宫 家 的 事 吗 ? ” 第 4 3 4 章 是 非 ( 2 )

“ 好 好 ! ” 苏 氏 连 声 笑 道 , “ 晟 哥 儿 , 昕 哥 儿 , 昊 哥 儿 , 你 们 就 陪 你 们 表 姑 父 四 处 走 走 。 ” 苏 氏 自 然 不 能 让 昕 哥 儿 和 昊 哥 儿 给 吕 珩 添 麻 烦 , 便 又 加 上 了 南 宫 晟 跟 着 作 陪 。 “ 是 , 祖 母 。 ” 南 宫 晟 恭 敬 地 应 了 一 声 。 吕 珩 脸 色 微 僵 了 一 下 , 但 立 刻 又 笑 了 , 几 人 正 要 去 花 园 , 一 个 小 丫 鬟 匆 匆 来 报 道 : “ 禀 老 夫 人 , 宫 里 的 刘 公 公 来 了 , 说 是 陛 下 有 旨 意 要 给 三 姑 娘 ! ” 这 次 的 旨 意 来 的 实 在 是 毫 无 征 兆 , 府 中 众 人 不 由 面 面 相 觑 , 但 谁 也 不 敢 轻 怠 , 忙 起 身 前 去 接 旨 , 只 留 下 吕 珩 和 苏 卿 萍 暂 时 留 在 荣 安 堂 的 正 堂 。 一 路 上 , 林 氏 小 声 地 问 南 宫 玥 : “ 玥 姐 儿 , 你 可 知 陛 下 到 底 是 为 了 何 事 ? ” 南 宫 玥 无 辜 地 摇 了 摇 头 , 这 一 次 , 她 确 实 是 一 无 所 知 。 后 面 的 黄 氏 和 南 宫 琳 竖 着 耳 朵 倾 听 着 , 却 没 想 到 得 了 这 么 一 个 回 答 。 这 一 年 多 来 , 南 宫 府 中 已 经 接 过 数 次 的 圣 旨 , 大 家 都 已 经 是 很 熟 练 了 , 摆 香 案 , 跪 拜 , 听 旨 , 接 旨 , 然 后 再 送 走 刘 公 公 一 行 … … 约 莫 一 刻 钟 后 , 众 人 便 再 次 聚 集 在 荣 安 堂 的 正 堂 。 但 这 一 次 , 坐 在 主 位 上 的 不 再 是 苏 氏 , 而 是 一 块 红 木 匾 额 , 由 两 个 婆 子 一 左 一 右 地 扶 着 。 蕙 质 兰 心 。 匾 额 上 用 金 漆 龙 飞 凤 舞 地 提 了 这 四 个 大 字 , 下 方 还 印 有 皇 帝 的 玉 玺 , 代 表 这 四 个 字 乃 是 当 今 皇 帝 御 笔 亲 提 。 除 了 这 块 匾 额 , 皇 帝 还 赏 了 十 二 抬 的 东 西 , 布 匹 、 首 饰 、 茶 叶 、 香 料 … … 看 得 众 人 眼 花 缭 乱 , 苏 卿 萍 更 是 嫉 妒 得 眼 睛 都 红 了 , 狠 狠 地 扭 着 帕 子 , 一 会 儿 看 看 南 宫 玥 , 一 会 儿 又 看 看 林 氏 , 心 里 恶 毒 地 想 道 : 你 们 也 就 能 高 兴 这 一 会 了 ! 很 快 , 等 毒 发 , 你 们 就 会 知 道 什 么 叫 做 欲 哭 无 泪 , 痛 彻 心 扉 ! “ 玥 姐 儿 , 陛 下 莫 非 是 因 为 云 城 长 公 主 … … ” 南 宫 琤 猜 测 地 说 道 。 想 了 又 想 , 最 近 应 该 也 只 有 南 宫 玥 治 好 了 流 霜 县 主 的 脸 伤 的 事 , 会 让 陛 下 突 然 赐 下 重 赏 了 。 南 宫 玥 点 了 点 头 : “ 应 该 是 吧 。 ” 她 倒 是 完 全 没 想 到 云 城 长 公 主 会 替 自 己 讨 了 这 么 一 个 赏 赐 。 蕙 质 兰 心 ! 南 宫 玥 在 心 中 默 念 着 这 四 个 字 , 意 味 深 长 地 笑 了 。 这 对 她 来 说 太 有 用 了 ! 孔 子 曰 : “ 芝 兰 生 于 幽 谷 , 不 以 无 人 而 不 芳 ; 君 子 修 道 立 德 , 不 为 穷 困 而 变 节 。 ” 蕙 质 兰 心 , 可 说 是 对 女 子 最 高 的 嘉 奖 之 一 , 以 后 有 了 皇 帝 的 这 四 个 字 , 哪 怕 是 她 以 后 偶 尔 有 些 出 格 的 举 动 , 又 有 谁 敢 来 指 责 她 ! 这 不 仅 是 她 的 殊 荣 , 也 是 整 个 南 宫 家 的 殊 荣 ! 苏 氏 已 经 抑 制 不 住 嘴 角 的 笑 意 , 真 是 巴 不 得 将 这 块 匾 额 永 远 留 在 自 己 的 荣 安 堂 , 以 后 其 他 府 的 夫 人 一 来 , 便 能 看 到 这 块 匾 额 , 看 以 后 还 有 谁 敢 轻 怠 他 们 南 宫 府 ! 可 惜 , 任 苏 氏 送 了 无 数 个 眼 神 给 南 宫 玥 , 南 宫 玥 硬 是 当 做 没 看 到 。 众 人 围 着 匾 额 打 量 着 , 讨 论 着 , 以 致 吕 珩 也 不 好 重 提 去 花 园 游 玩 的 事 , 在 南 宫 府 用 过 了 午 膳 后 , 吕 珩 和 苏 卿 萍 这 才 回 了 宣 平 侯 府 。 之 后 , 众 人 也 与 苏 氏 告 退 , 南 宫 玥 和 南 宫 昕 一 起 出 了 荣 安 堂 , 而 林 氏 早 就 在 半 个 时 辰 前 就 被 浅 云 院 的 管 事 嬷 嬷 叫 走 了 。 第 4 5 6 章 蕙 质 ( 7 )天 刚 亮 , 清 脆 的 鸟 鸣 声 在 庭 院 中 此 起 彼 伏 , 新 的 一 日 又 开 始 了 。 云 城 长 公 主 才 刚 梳 妆 完 毕 , 就 听 到 小 丫 鬟 的 声 音 自 屋 外 响 起 : “ 二 爷 , 请 在 这 里 稍 候 , 容 奴 婢 去 禀 告 长 公 主 殿 下 。 ” “ 何 必 这 么 麻 烦 , 我 自 己 进 去 也 是 一 样 的 。 ” 跟 着 是 少 年 漫 不 经 心 的 声 音 , 让 云 城 长 公 主 不 由 露 出 浅 笑 , 对 着 身 旁 的 丫 鬟 杏 雨 道 : “ 去 请 二 爷 进 来 吧 。 ” “ 是 , 殿 下 ! ” 杏 雨 退 下 后 没 多 久 , 就 见 一 个 有 着 一 对 酒 窝 的 锦 衣 少 年 自 外 间 走 了 进 来 。 “ 娘 , ” 锦 衣 少 年 , 也 就 是 云 城 长 公 主 的 次 子 原 令 柏 亲 昵 地 搭 在 她 的 肩 膀 上 , 谄 媚 地 说 道 , “ 娘 真 是 越 来 越 美 了 ! ” 云 城 长 公 主 从 菱 花 镜 中 斜 睨 了 次 子 一 眼 , 没 好 气 地 说 : “ 嘴 这 么 甜 , 说 吧 , 你 又 想 干 什 么 ? ” 神 情 中 不 见 恼 意 , 甚 至 还 带 着 一 丝 宠 溺 。 原 令 柏 笑 眯 眯 地 喊 冤 : “ 娘 , 我 是 那 种 人 吗 ? 我 说 的 话 哪 一 句 不 是 真 心 的 啊 ! ” 云 城 长 公 主 无 奈 地 笑 了 笑 , 又 道 : “ 好 啦 , 我 还 不 知 道 你 吗 ? 你 要 是 再 不 说 , 我 可 就 进 宫 去 了 。 ” 原 令 柏 尴 尬 地 笑 了 笑 , 为 云 城 长 公 主 按 了 按 肩 , 道 : “ 娘 , 其 实 我 就 是 想 请 几 位 朋 友 来 府 里 的 马 场 溜 溜 马 。 ” “ 就 只 是 这 样 ? ” 云 城 长 公 主 微 微 扬 眉 , 似 笑 非 笑 。 若 只 是 如 此 , 原 令 柏 自 己 就 可 以 做 主 , 又 何 必 特 意 来 找 她 ? “ 嘿 嘿 , 我 就 想 着 妹 妹 不 是 最 近 心 情 不 好 吗 ? 干 脆 就 叫 上 妹 妹 一 起 , 我 准 备 了 一 份 礼 物 要 给 她 。 ” 原 令 柏 神 秘 兮 兮 地 说 着 , 倒 是 让 云 城 长 公 主 更 加 疑 惑 了 。 “ 柏 哥 儿 , 你 还 是 一 次 性 把 话 都 说 了 吧 。 ” 云 城 长 公 主 揉 了 揉 眉 心 , “ 我 都 被 你 折 腾 得 头 疼 了 ! ” “ 好 好 好 , ” 唯 恐 云 城 长 公 主 生 气 , 原 令 柏 赶 忙 一 鼓 作 气 地 说 道 , “ 前 不 久 镇 北 将 军 府 的 田 连 赫 跟 我 吹 嘘 说 他 给 他 妹 妹 送 了 一 匹 马 , 还 是 千 里 迢 迢 从 北 荻 运 来 的 , 说 什 么 像 他 这 么 好 的 哥 哥 恐 怕 是 整 个 王 都 也 找 不 到 一 个 了 ! 娘 , 您 说 , 那 不 是 下 我 的 面 子 吗 ? 谁 不 知 道 我 对 怡 姐 儿 好 啊 ! 这 一 次 我 特 意 准 备 了 一 匹 从 倭 国 海 运 过 来 的 倭 马 , 最 适 合 像 怡 姐 儿 这 样 的 小 姑 娘 了 , 我 非 要 让 田 连 赫 看 看 谁 才 是 王 都 第 一 的 好 哥 哥 ! ” 云 城 长 公 主 听 了 不 由 失 笑 , 这 群 孩 子 啊 , 前 日 斗 蟋 蟀 , 昨 日 赛 黄 鹂 , 今 日 倒 是 比 起 谁 是 好 哥 哥 了 … … “ 你 啊 ! ” 云 城 长 公 主 不 由 点 了 点 次 子 的 额 头 。 别 人 都 说 她 这 次 子 是 个 浪 荡 的 纨 绔 子 弟 , 但 是 云 城 长 公 主 一 向 不 以 为 然 , 她 的 柏 哥 儿 生 来 就 什 么 也 不 缺 , 又 不 需 要 继 承 家 业 , 日 子 过 得 自 由 些 怎 么 了 ? 他 既 不 强 抢 民 女 , 也 不 欺 善 霸 民 , 对 父 母 孝 顺 , 对 哥 哥 敬 重 , 对 妹 妹 疼 爱 , 是 再 好 也 没 有 了 ! 云 城 长 公 主 虽 然 想 答 应 次 子 , 但 心 里 还 是 有 点 顾 忌 : “ 可 是 你 妹 妹 … … ” “ 娘 , 你 若 是 担 心 妹 妹 一 个 人 不 自 在 , 不 如 让 妹 妹 也 叫 上 几 个 闺 中 密 友 一 起 来 不 就 行 了 ? ” 原 令 柏 飞 快 地 打 断 了 云 城 长 公 主 , “ 我 听 说 妹 妹 不 是 和 恩 公 国 府 的 蒋 大 姑 娘 , 还 有 摇 光 县 主 她 们 关 系 还 不 错 吗 ? 把 她 们 也 叫 来 , 让 她 们 也 看 看 妹 妹 有 我 这 么 个 好 二 哥 , 保 准 以 后 羡 慕 死 她 们 ! ” 他 故 意 用 幼 稚 的 口 吻 说 着 , 说 得 云 城 长 公 主 不 由 笑 出 声 来 。 第 4 5 1 章 蕙 质 ( 2 )“ 好 , 好 , 一 切 都 好 。 ” 苏 氏 笑 容 慈 爱 看 着 苏 卿 萍 , “ 萍 姐 儿 呢 , 在 侯 府 可 住 得 还 舒 心 ? ” 舒 心 ! 她 哪 里 会 住 得 舒 心 ! 差 点 没 有 被 折 磨 死 , 呕 出 血 , 可 是 想 到 吕 珩 还 在 这 里 , 她 一 句 抱 怨 都 说 不 了 , 只 好 违 心 地 道 : “ 姑 母 , 萍 儿 一 切 安 好 , 请 姑 母 放 心 。 ” 苏 氏 打 量 着 苏 卿 萍 , 玉 颊 泛 红 , 气 色 看 上 去 不 错 , 着 一 身 粉 色 锦 缎 衣 裙 , 外 罩 绯 色 轻 纱 。 轻 薄 柔 软 的 面 料 上 , 用 银 线 淡 淡 的 点 缀 着 石 榴 图 样 , 衬 得 更 是 花 容 玉 貌 。 苏 氏 心 中 不 由 暗 暗 点 头 , 心 想 看 萍 姐 儿 这 气 色 , 这 穿 衣 打 扮 , 在 侯 府 日 子 应 该 过 得 不 差 。 苏 卿 萍 是 在 什 么 样 的 情 况 下 嫁 过 去 的 , 苏 氏 是 再 清 楚 不 过 了 , 能 在 这 样 的 情 形 下 , 把 日 子 过 好 , 也 算 不 容 易 , 看 来 她 这 个 侄 女 倒 是 有 几 分 本 事 , 笼 络 住 了 宣 平 侯 世 子 。 苏 卿 萍 若 是 知 道 苏 氏 心 里 所 想 , 非 得 吐 血 不 可 。 可 就 算 是 苏 卿 萍 知 道 了 这 阴 差 阳 错 的 误 会 , 她 也 愿 意 就 让 苏 氏 就 这 样 误 会 下 去 。 在 南 宫 府 住 了 这 一 年 多 , 她 对 这 位 姑 母 的 秉 性 已 经 很 了 解 , 只 有 自 己 有 利 用 价 值 , 姑 母 才 会 把 自 己 放 在 眼 里 , 如 此 南 宫 府 才 能 成 为 自 己 的 靠 山 … … 她 在 宣 平 侯 府 的 日 子 才 会 好 过 。 与 赵 氏 、 林 氏 等 人 见 礼 后 , 苏 卿 萍 给 南 宫 府 的 每 位 姑 娘 都 送 上 了 礼 物 , 每 人 一 对 珠 花 。 而 南 宫 府 的 少 爷 们 的 礼 物 则 由 吕 珩 亲 自 交 到 他 们 手 上 , 南 宫 晟 得 了 一 副 名 家 字 帖 , 南 宫 昕 和 南 宫 昊 各 得 了 一 把 精 致 的 小 弹 弓 。 吕 珩 眸 光 闪 烁 几 下 , 突 然 笑 眯 眯 地 提 议 道 : “ 昕 哥 儿 , 昊 哥 儿 , 不 如 表 姑 父 教 你 们 怎 么 玩 这 个 弹 弓 好 不 好 ? ” 南 宫 昕 还 没 有 回 答 , 倒 是 南 宫 昊 迫 不 及 待 地 嚷 嚷 了 起 来 : “ 表 姑 父 , 教 我 啊 , 先 教 我 啊 ! ” 吕 珩 一 脸 和 蔼 地 点 了 点 头 : “ 好 , 表 姑 父 这 就 教 你 … … ” 说 着 , 他 还 真 的 耐 着 性 子 地 教 南 宫 昊 怎 么 玩 弹 弓 才 能 射 得 更 远 些 。 不 得 不 说 , 不 学 无 术 的 宣 平 侯 世 子 , 在 玩 乐 这 一 方 面 还 是 很 有 一 套 的 , 把 南 宫 昊 这 个 小 屁 孩 哄 得 一 愣 一 愣 的 , 对 吕 珩 崇 拜 不 已 。 吕 珩 哄 好 了 南 宫 昊 , 又 语 重 心 长 地 警 告 道 : “ 昊 哥 儿 , 玩 弹 弓 的 时 候 要 千 万 注 意 , 不 可 射 伤 了 别 人 , 不 然 的 话 , 表 姑 父 就 要 把 这 个 弹 弓 给 收 回 去 了 。 ” 南 宫 昊 生 怕 吕 珩 收 回 弹 弓 , 自 然 是 点 头 如 小 鸡 啄 米 。 这 一 幕 看 得 众 人 都 是 惊 讶 不 已 。 南 宫 晟 几 乎 怀 疑 此 人 到 底 是 不 是 那 个 吕 珩 , 迎 亲 那 日 , 吕 珩 的 不 学 无 术 和 任 性 妄 为 可 是 让 他 大 开 眼 界 , 却 不 想 吕 珩 竟 然 还 有 这 样 的 一 面 , 对 小 孩 子 如 此 有 耐 心 , 看 来 这 人 性 果 然 是 极 其 复 杂 的 就 连 南 宫 玥 也 有 些 纳 闷 , 这 个 吕 珩 在 搞 什 么 鬼 啊 ? 唯 有 苏 氏 在 一 旁 瞧 着 暗 暗 点 头 , 心 道 : 这 个 宣 平 侯 世 子 , 虽 然 看 着 不 着 调 , 教 育 孩 子 来 倒 是 一 板 一 眼 的 , 等 以 后 和 萍 姐 儿 有 了 自 己 的 孩 子 , 应 该 也 就 收 了 心 , 长 大 了 。 “ 姑 母 , ” 吕 珩 堆 满 笑 容 地 对 苏 氏 道 , “ 不 如 让 我 带 着 昕 哥 儿 和 昊 哥 儿 去 花 园 走 走 吧 ? ” 苏 氏 见 他 对 南 宫 昕 和 南 宫 昊 如 此 友 善 热 心 , 心 里 自 然 是 高 兴 的 , 越 发 肯 定 自 己 的 猜 测 没 错 , 苏 卿 萍 确 实 笼 络 住 了 吕 珩 。 第 4 5 5 章 蕙 质 ( 6 )chm小说下载

上一篇:
下一篇: